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很多人担心自己的健康和安全,这是可以理解的。

在本文中,我们就来看看N95和FFP2/FFP3等呼吸器的过滤标准的区别。

口罩与呼吸器

在我们进一步讨论之前,让我们先澄清一下“口罩”和“呼吸器”之间的技术差异。在日常用语中,我们常说的“口罩”,实际上学名称作“呼吸器”。

口罩的用途:

  • 口罩是宽松的,可以遮住鼻子和嘴
  • 单向保护设计, 可阻挡佩戴者的体液传播
  • 例如——在手术过程中佩戴,以防止对易感病人咳嗽、打喷嚏等
  • 与普遍观念相反,口罩并非用于保护佩戴者
  • 绝大多数口罩没有指定安全等级(如NIOSH或EN)

呼吸器的用途:

  • 呼吸器是紧密贴合的口罩,旨在形成面部密封
  • 无阀呼吸器通过过滤流入和流出的空气,提供良好的双向保护
  • 呼吸器旨在保护佩戴者(正确佩戴时),可达到口罩的安全等级
  • 有三种类型可供选择:一次性、半脸型或全脸型

呼吸器标准

虽然外科式口罩绝对不是多余的(下文中将详细讨论),但它们并不是为了保护佩戴者而设计的,而呼吸器则是为了保护佩戴者。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其Covid-19常见问题解答SARS指南(SARS是一种类似于冠状病毒的病毒类型)中,将N95呼吸器标准作为建议的防护设备的一部分。这表明N95或更好的呼吸器是可被接受的。

N95与FFP3和FFP2对比

最常讨论的呼吸器类型是N95。这是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下属的NIOSH管理的美国标准。

欧洲使用两种不同的标准。一个是“过滤式面罩”评分(FFP),来自于EN标准149:2001。另一个是EN143标准,包括P1/P2/P3三个等级。上述两个标准均由CEN(欧洲标准化委员会)维护。

让我们看看所有不同标准的比较情况:

呼吸器标准过滤能力(去除所有直径0.3微米或以上微粒的百分比)
FFFP1和P1至少80%
FFFP2和P2至少94%
N95至少95%
N99和FFP3至少99%
P3至少99.95%
N100至少99.97%

正如你看到的,与N95最接近的欧洲同类产品是FFP2/P2级别的呼吸器,其等级为94%,而N95的等级为95%。

同样的,最接近N100的是P3级别的呼吸器——FFP3紧随其后。

你可以近似地认为:

KN95与N95

虽然从理论上讲,中国的KN95标准与N95呼吸器的规格相同——参见3M公司的文件(链接)——(此处为引用)“将中国KN95、AS/NZ P2、韩国1级和日本DS FFR视为等同于美国NIOSH N95和欧洲FFP2呼吸器是合理的”。但在实际中,这个问题更为复杂,我不会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KN95呼吸器都达到了美国N95或欧盟FFP2呼吸器的标准。

需要注意的是:

  • 无法保证所有的KN95呼吸器*实际上*都符合中国的KN95标准——提防可能的欺诈情形
  • 同时也要检查,确保面部周围密封良好/适当的衬垫以保持舒适/系于面部周围的绑带具有足够的强度和拉力

N95/N100真的比FFP2/P3好吗?

不一定,重要的是要注意,这些标准只规定了呼吸器过滤颗粒物的最低百分比。例如,如果口罩是FFP2级,那么它至少能过滤掉94%的直径为0.3微米或更大的颗粒物。但实际上,它的过滤率在94%到99%之间。制造商通常会在产品说明中给出准确的数字。

GVS Elipse呼吸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美国(链接)的评级是P100(99.7%),在欧洲(链接)的评级是P3(99.95%)。实际上,它在这两个地区的过滤能力可能是相同的。

阀式与无阀式呼吸器

✅阀式呼吸器更易于呼出空气。这使得其佩戴更为舒适,并减少了呼吸器内部的湿气积聚。非常适合DIY/建筑等工作。

❌阀式呼吸器的问题在于,它不能过滤佩戴者呼出的气体,只能过滤吸入的气体。在例如Covid-19的情况下,这种单向保护会使佩戴者周围的其他人处于危险之中。正因为如此,医院和其他医疗机构使用阀式呼吸器。

在佩戴阀式呼吸器时,保护(和尊重)他人的一个技巧是在阀式呼吸器外戴上医用外科口罩或”布制面罩”,以(部分)过滤呼出的气体。

冠状病毒有多大?呼吸器能过滤它吗?

概括来说——是的,在0.3微米颗粒粒径上具有高效率的呼吸器(N95/FFP2或更好的)理论上可以过滤至冠状病毒大小的颗粒(约为0.1微米)。但这并不能告诉我们使用呼吸器对冠状病毒有多大的防护作用——我们需要等待未来的研究进行证实。

请继续阅读以了解更多…..

最近的一篇论文表明,冠状病毒的大小在0.06到0.14微米之间。请注意,这篇论文将冠状病毒颗粒称为2019-nCoV,这是它的旧名。该病毒目前被称为SARS-CoV-2,它在人体内引起的疾病被称为Covid-19。

呼吸器是以其对粒径0.3微米及以上的颗粒物的过滤效率来衡量的(请注意冠状病毒小于上述粒径)。

之所以关注0.3微米,是因为它是“最易穿透粒径”(MPPS)。粒径更大的颗粒会以我们预期的方式移动,并且会被困在间隙小于其粒径的过滤器中。粒径小于0.3微米的颗粒会表现出所谓的布朗运动——这使得它们更容易被过滤。布朗运动是指颗粒的质量足够小,小到不再在空气中畅通无阻地穿行的现象。相反,它与空气中的分子(氮气、氧气等)相互作用,使其在分子之间发生弹球运动,以无规则的方式移动。

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介于”正常”运动和布朗运动之间的这个点,是过滤器最难捕获的粒径。

由此我们可知,对0.3微米粒径的高过滤效率通常也可以转化为小于该粒径的高过滤效率。

有关呼吸过滤器和布朗运动的更多讨论和详细信息,请参阅smartfilters.com上的这篇精彩文章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有关测量0.3微米及以下(冠状病毒范围)过滤器效率的具体研究…..

  • 3M公司的这篇文章讨论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他们测试的全部6种N95呼吸器都能有效过滤粒径小于0.1微米的颗粒,过滤效率约为94%或更高。以下来自该篇文章的图表说明了这一点:

  • 此外,smartfilters.com上有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精彩文章,文章中引用的研究表明,经过测试的呼吸器可以过滤至0.007微米的粒径(远小于covid19)。例如,3M 8812呼吸器(FFP1级)能够过滤96.6%的粒径为0.007微米或更大的颗粒物。这表明FFP2或FFP3可以实现效率更高的过滤。

下图(点击图片放大)显示了冠状病毒相对于其他小分子,如红细胞或者人们常说的PM2.5颗粒的粒径大小。

冠状病毒与其他颗粒物的对比图片——来自smartairfilters.com

N型还是P型呼吸器?(耐油性)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解释说,在美国有三个耐油等级;N、R或P:

  • N = 不耐油
  • R = 有一定的耐油性
  • P = 强耐油性/防油

这在实践中意味着,在工业环境中,空气中可能含有大量的油性颗粒,如果口罩不是P级,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油可能会降解并降低过滤性能。

对于绝大多数试图减少接触Covid-19的人来说,没有必要针对油性颗粒进行防护——耐油性主要是为工业使用环境而设计的。

 

医用外科呼吸器还是非医用外科呼吸器?

除了“常规”呼吸器,还有通常被称为“医用外科”或“医用外科批准”的呼吸器。这些呼吸器具有前文提到的评级,如N95/FFP2,但通过了耐流体认证。这是由ASTM F1862规定的一项资格认证——包括动脉刺穿以及高压血液直接喷射到呼吸器上的极端情况。要通过测试,口罩必须能承受上述喷射且液体不能泄漏至口罩内部。

你可以看到为什么这种口罩对外科手术很重要,但在该情形之外,它能带来多少额外的好处,这一点并不清楚。常规的N95/FFP2口罩可以阻挡咳嗽和打喷嚏等症状。

下表显示了普通N95口罩(8210)与2种医用外科N95口罩(1860和1870+)的对比情况。

医用外科与非医用外科呼吸器的示例

主要区别请见下列对比表(来源:3M网站

N95呼吸器 3M公司的8210型 医用外科N95呼吸器3M公司的1860型 医用外科N95呼吸器3M公司的1870+型
旨在帮助保护佩戴者免受空气中的颗粒物(如灰尘、雾气、烟雾、纤维和生物气溶胶,如病毒和细菌等)的影响。
紧贴脸部设计,在使用者的脸部和呼吸器之间形成密封性

符合NIOSH 42 CFR 84 N95的要求,对不含油的固体和液体气溶胶的过滤效率最低为95%。

经美国FDA批准,可作为医用外科口罩销售
耐流体性--符合ASTM测试方法F1862 "医用口罩对合成血液的抗穿透性",该方法可确定口罩在不同高压下对合成血液的抵抗力[1] ✅ 120 mm Hg ✅ 160 mm Hg

根据3M公司网站的介绍:

[1] "ASTM F1862是一种标准测试方法,用于测试医用口罩对合成血液的抗穿透性。之所以需要进行这项测试,是因为在某些医疗过程中,血管可能偶尔会被刺破,导致高速血流冲击医用防护口罩。测试程序规定,将口罩或呼吸器置于高湿度环境中以模拟人体使用,并将其放置在测试支架上。合成血液(2cc)在30厘米(12英寸)的距离水平射向口罩。

医用外科口罩和呼吸器以三种对应于人体血压范围(80、120和160mmHg)的速度进行合格/不合格测试。然后检查口罩内部,看是否有合成血液渗入口罩内部。根据这种测试方法,当设备在任何水平上都合格时,即是耐流体合格。"

从本质上来说,根据CDC关于2019-nCoV和SARS的指导意见,这3种口罩都应该是达标的。如上文所述,1860和1870+相较于8210的优越之处在于面对高速液体喷射时的表现--在手术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如动脉被刺穿),但在日常使用中不太可能。

使用呼吸器的风险

呼吸器存在一些潜在风险,值得我们注意,以避免相关风险的发生。

  1. 没有正确安装和佩戴呼吸器——如果呼吸器不贴合你的面部,则无法为你提供充分保护。更多相关信息,请参见OSHA关于密合度测试和密合度检查的指南。
  2. 触摸呼吸器的正面(用于捕获病毒等),然后将病毒等转移至其他物体上,这可能导致其最终回到你的嘴和鼻子。
  3. 由于佩戴呼吸器而进行不必要的风险暴露。不要让呼吸器给你造成盲目自信。最安全的做法是保持社交距离。

关于这3点的进一步讨论,请参见下面的折叠框:

1.没有正确地安装和佩戴呼吸器

重要的是要确保我们使用的呼吸器紧贴我们的面部,这样所有的空气都会被过滤,不会从侧面进入。在理想的情况下,人们会尝试使用一些呼吸器,以找到最合适的。之后,要对口罩进行"密合度测试",你要把呼吸器戴紧,然后检查你是否能闻到或尝到你身边的化学物质。如果能闻到,说明密封性可能不够好。如果不能,说明你通过了密合度测试。在OSHA网站上查看更多关于这个过程的信息--包括他们批准的用于密合度测试的化学品清单上的详细信息。然而,目前我们正处于大流行的情况下,呼吸器和用于密合度测试的化学品都出现短缺。因此,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地利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但是,正确安装呼吸器是至关重要的。

2. 触摸呼吸器的正面

呼吸器的正面可以被认为是一张网---在我们呼吸的过程中捕捉并过滤病毒和细菌。如果我们接触到口罩的正面,然后再摸我们的脸,问题就来了。从本质上讲,我们需要把口罩的正面当成是危险品来对待,在触摸口罩后一定要注意洗手。同时避免触摸口罩外面,再触摸口罩内部,因为内部要和你的脸部进行密切接触,并且难以清洁。

3.承担不必要的暴露风险

不要因为佩戴了呼吸器,就有信心去承担不必要的风险。遗憾的是,呼吸器的功效低于100%。这既是由于其过滤能力的限制(<100%),也是由于上面讨论的2点。因此,举例来说,不要去参加一个有很多人的活动(尤其是在室内),不要因为戴了呼吸器就认为是安全的。你所能做的最安全的事情就是保持社交距离。

 

可靠的品牌?

在英国,相对可靠的三个品牌是3MJSPGVS。他们的产品均带有CE标志,并且提供FFP评级。

但遗憾的是,这些品牌目前在大多数地方都缺货。我在这家英国商店看到了有Fangtian FFP3阀式呼吸器(带有CE标志)正在出售并且有存货——如果有读者感兴趣的话。

同样的,在美国,3MGVS也很可靠,可以提供N95和N100等级的产品。

对于英国或美国以外的地区,请寻找适用于你所在的国家或地区评级的品牌。例如,中国有KN95标准,采用中国GB2626-2006标准,与N95标准几乎相同。有关其他标准(包括韩国和日本)的更多详情,请参阅3M公司的PDF文件

医药外科口罩

医药外科口罩通常是3-ply(三层)设计,上下是2片”无纺布”,中间夹有一层”熔喷层”。提供过滤能力的正是熔喷层。熔喷材料也被用于呼吸器,因此可以想见,由于需求的原因,熔喷材料最近价格大幅上涨,并且也很难买到。

显微镜下的熔喷丝图片——来自mdpi.com

熔喷布是将塑料熔化,然后将其从任一侧高速吹到旋转的滚筒上制成。如果制作得当,就可以得到由细丝组成的织物。有关生产过程的更多技术性(!)说明,请参见此处

来自Erdem Ramazan中的熔喷机示意图(左),以及来自维基百科的4FFF的熔喷过程图(右)

并非所有的熔喷布的过滤能力都相同,有些熔喷布的过滤能力要优于其他。遗憾的是,如果没有专业的知识和设备,我们无法测试熔喷层的过滤能力。不过,我们能做的是,至少检查一下熔喷层是否存在。

下面我展示了一个没有熔喷层的医用外科口罩的例子(图左)。你可以想象,考虑到熔喷布的额外成本和目前的稀缺性,制造商可能会在这一层上偷工减料,因此值得关注。

选择经过一系列标准化测试方法(ASTM F2100、EN 14683或同等标准)测试的医药外科口罩会有助于避开低质量产品。ASTM标准的医用外科口罩(特别是2级和3级)主要是围绕手术过程中的流体阻力进行测试。在非手术条件下,这些更高等级的口罩并不能针对免受Covid-19的影响而提供更多保护。

如果你看到提及了BFE95/BFE99 - BFE="细菌过滤效率" – 而数字=被阻隔的颗粒百分比,颗粒的平均粒径为3微米(+/-0.3微米) - 来源

同样,PFE=颗粒过滤效率。ASTM F2100测量的PFE粒径低至0.1微米(来源)。

Nelson实验室提供的这张格给出了更多的医用外科口罩规格的示例,包括BFE/PFE。

 

医用外科口罩能过滤冠状病毒吗?

就面部防护而言,FFP2/FFP3或N95/N100是黄金标准,那么医用外科口罩又如何呢?它能提供任何防护吗?

严格来说,医用外科口罩主要是为了保护易感病人免受医务人员的伤害。阻止佩戴者(如外科医生)在咳嗽/打喷嚏/说话时传播病菌。因此它们旨在保护病人,而不是保护佩戴者。

与呼吸器相比,医用外科口罩的一个明显缺陷是口罩的贴合度不够严密,边缘处会留下缝隙。

目前尚无关于医用外科口罩(甚至是呼吸器)在保护佩戴者免受冠状病毒感染方面的功效的研究。考虑到这种病毒的新特性,这并不令人十分惊讶。

作为替代,以下是关于在流感环境下使用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研究,其中特别关注对佩戴者的保护。流感可能是一个适合用来与冠状病毒进行比较的病毒颗粒,因为它们都可以通过飞沫和气溶胶传播,都可以引起呼吸道感染,而且两者的粒径相似。

注意:请不要将与流感病毒颗粒的比较同与流感的比较混为一谈,认为它们是可比较的疾病——目前的数据表明,冠状病毒可能具有更高的死亡率。

冠状病毒(SARS-CoV-2)的粒径来源是这篇论文,流感粒径的来源是这篇论文(最终发表在《疫苗》上)以及一篇来自《微生物学前沿》的论文

在我们看到的第一项研究中,2,862名美国医护人员被分成两组,分别佩戴N95呼吸器和医用外科口罩1。 戴呼吸器组有207例实验室确诊的流感病例,而戴口罩组有193例——这一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在下面一项研究中,加拿大的护士被分为两组,分别佩戴N95呼吸器和医用外科口罩。医用外科口罩组有50例流感病例,而N95呼吸器组有48例2。同样的,没有显著差异。

那么,这让我们得出什么结论?这两项研究表明,在密切接触的临床环境中预防流感疾病时,医用外科口罩与N95口罩的效果大致相当。但这并没有告诉我们的是,它们是否比什么都不戴在面部更好。

为了找到答案,我们需要一项研究,它有一个不使用任何面部防护的对照组。出于伦理方面的考虑,这类研究并不多,但我们至少有一个。

在这项澳大利亚的研究中,他们调查了143个家庭中的286名成年人,他们的孩子都患有流感症状的疾病3。需要说明的是,流感样疾病与实验室确诊的流感不同。它是通过发烧、干咳和感觉不舒服等症状来诊断的,这可能意味着流感,但也可能是由普通感冒或其他病毒引起的。他们发现,在家里佩戴口罩的成年人比不戴口罩的成年人,被家中孩子感染呼吸道的可能性要小4倍。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在此对该项研究进行了很好的分析。

图片来自 smartairfilters.com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澳大利亚的研究规模很小,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认为是最终结论。话虽如此,我们必须利用现在已有的研究成果,这至少给了我们一些数据点:

  • 佩戴医用外科口罩或N95(FFP2)呼吸器在预防流感样疾病方面比完全不戴任何防护的效果更好(在本项研究中)
  • 虽然我们可以预期医用外科口罩不如呼吸器,但上述研究表明,医用外科口罩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差。例如,前两项研究没有发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呼吸器在保护佩戴者免受流感的影响时具有明显差异。
  •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是将流感防护作为SARS-CoV-2(冠状病毒)的替代。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SARS-CoV-2是一种新病毒,尚无可比的研究。当然,缺点是它仍然留下了许多不确定性,因为SARS-CoV-2的传播方式可能会大为不同。

在实验室环境中的人工条件下,我们发现医用外科口罩能够阻挡80%的粒径低至0.007微米的颗粒物。与本研究中的3M 8812呼吸器相比,3M 8812呼吸器可以阻挡96%(FFP1级)。这与我们前面的讨论大体一致。

图片来自 smartairfilters.com

结论:我们不知道医用外科口罩能够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提供多大的防护作用。但是,以上的内容至少表明,医用外科口罩可能提供的防护超过零防护,这是值得关注的。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佩戴医用外科口罩才有意义——因为呼吸器是首选。

更安全的做法是,避免与生病或可能生病的人作伴,总体上减少社会接触,尤其是聚集性接触(参见下面的“社交距离”一节)。再重复一遍,使用医用外科口罩是最后的选择,佩戴口罩后不鼓励任何人承担不必要的暴露风险。

如果我们发现身边有人感染或有可能感染了冠状病毒,那么他们应当佩戴口罩或呼吸器,以降低传播疾病的能力,这是有意义的。

DIY / 自制口罩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最近向美国公民发布了一项指导意见,要求在难以维持社交距离的公共场合使用“布制面罩”。
意见中提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呼吸器应当留给医护人员使用。如果市民不购买呼吸器或外科口罩,他们只能从亚马逊(Amazon)等处购买织物制作的口罩(是的,他们的确有一些),或者,人们需要自制口罩。

图片来自masks4all.co的DIY口罩项目

那么如何自制口罩呢?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各种家居用品在过滤效果和透气性方面的比较。对此,我们可以参考剑桥大学的一项研究(链接),研究结果显示,“枕套和100%纯棉T恤最适合用于制作简易口罩的家用材料”。

图片来自 SmartAirFilters

有意思的是,其他物品如吸尘器袋擦碗巾等都表现出了更大的过滤能力,那么为什么研究人员没有选择这些物品呢?可惜的是,这些物品在透气性测试中表现不佳。如果你不能透过口罩呼气,那么口罩就没有什么用处。更多详情请参见关于这项研究报告(其中有漂亮的图表!)

下面是一些DIY口罩的方法,从简单到高级:

1) 无裁剪T恤口罩
不想用到剪刀?没问题。这个方法告诉你如何在不裁剪的情况下将T恤包裹于面部。根据上面的研究,尽可能使用100%纯棉T恤。在这里可以查看此方法的完整指南。

2) 无缝制T恤口罩
此方法只需要用到一件T恤、剪刀、笔和尺子。在Runa Ray的YouTube视频中可以查看完整说明。

3) 缝纫机缝制口罩
对于有缝纫机的人,我想到了2个不错的口罩教程。第一个是简易版(YouTube链接),第二个是进阶版,有绑带、紧贴鼻部和过滤袋等高级设计(YouTube链接)。

当然,*毫无疑问*,这些自制口罩提供的防护水平低于医用外科口罩和呼吸器。

如果你见过其他优秀的DIY口罩设计,请在下方的评论中分享。

呼吸器能为我们提供哪些防护?

飞沫
佩戴呼吸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阻挡飞沫。例如,如果病人在靠近我们时咳嗽或打喷嚏,呼吸器就会形成一道屏障,防止他们的体液飞溅到我们的脸上。

飞沫一般都很大,重力会把飞沫向下拖动使其降落至物体表面,而不是停留在空中。因此它们不会传播很远的距离。但是,有研究者对微小飞沫进行了研究,它们即使在说话时也会被喷出。这段由日本研究人员制作的Vimeo视频,用高速摄像机捕捉到了微小飞沫的视频。我们知道大飞沫在传播过程中起着一定的作用,但目前还不清楚微小飞沫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图片来自Sui Huang有关使用口罩的必要性的博文

气溶胶
可能在空气中停留一段时间的是气雾化的病毒颗粒。例如,你可以想象一个人在打喷嚏时会产生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喷出的飞沫,飞沫传播的距离很短,第二个是气雾化的病毒颗粒,它们在空气中停留的时间更长。

目前,关于Covid-19可以在空气中悬浮多长时间,以及该载体的风险与其他载体相比有多大,仍存在争议和不确定性。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了解当前的研究结果,并在其得到证实之前保持谨慎。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科学家们在NEJM(链接)上发表了一项关于受控实验室条件下可能发生的情况的研究。

他们使用了一种雾化器,这种雾化器能够从液体中产生气溶胶,并测试了病毒在气溶胶状态下在空气中可测量的时间。他们还测试了病毒在其他表面上的可测量时间。结果表明,在雾化实验全程中,该病毒均可测量;时间为3小时。详见下图:

该图片来自上文讨论的NIAID预印本,图片显示的是病毒滴度(病毒量)

John Campbell博士制作了一段YouTube视频,详细讨论了这篇论文。

嘴部和鼻子
最后,当呼吸器遮住了我们的面部时,我们很难接触到带有病毒的物体,并将病毒转移到我们的口鼻。这也是除了上面提到的两个好处之外的一种次要好处。我们只需要确保在摘下呼吸器后,仔细地洗手就可以了。

是否有必要保护眼睛?

虽然冠状病毒不能穿透皮肤,但它可以穿透所有暴露的粘膜,包括眼睛。

这就是为什么你经常看到医护人员在接触感染患者时戴着眼罩的原因。

话虽如此,与嘴部相比,眼睛作为入口的风险可能要低一些,因为嘴巴不断地将空气直接吸入肺部。

为了保护眼睛,人们有两种选择:一个是一次性呼吸器和护目镜,另一个是全脸式呼吸器。带有橡胶气封的护目镜提供了更紧密的空气屏障。例如,Bollé 制造了一些带有橡胶气封的极简型号,但我们也有很多其他选择。

相关问题…..

怎么做才能降低风险?

社交距离

流行性感冒和新型冠状病毒等病毒是由携带病毒的人与未感染的人进行接触而传播的。

你接触到的感染者越多,就越容易被感染。

根据维基百科,社交距离是公共卫生官员为阻止或减缓一种高传染性疾病的传播而采取的感染控制措施。

我们已经在中国、韩国和意大利等国家看到了这一措施的实施。

除了政府采取的社交距离措施外,我们自己也可以选择减少与潜在病人的身体接触,例如:

  • 如果工作允许,尝试在家办公。
  • 避免参加大型公共集会,如体育赛事或可能与人群接触的场合(如商场、健身房或电影院等)。
  • 通过电话/视频电话与人交流,而不是面对面交流。

这些不同类型的措施可能会妨碍正常生活。但是,这样做的目的是,这些都将是短期的措施——而不是永远的!

大流行病的主要风险之一是最初的传播速度非常快,以至于使医疗服务体系不堪重负。任何国家的关键目标之一都应当是避免上述情况的发生,而社交距离可以起到帮助作用。

避开拥挤的地方(如拥挤的列车),可能是减少传播的必要条件

经常洗手
–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建议使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20秒。
– 吃饭前和外出后先洗手。
– 经常洗手会使手部干燥,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导致手部容易感染。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定期使用泵式或挤压式的甘油保湿霜。那些需要舀出/挖出的保湿霜不太卫生。
– 有研究表明,我们平均每小时触碰脸部15次。这种行为可能很难改变,但如果我们保持双手清洁,就不会有太大危害。

图片显示不同方法下洗手效果的差异

修剪指甲
短指甲可以减少指甲下残留污垢(和病毒)的风险。检查指甲是否过长的一个方法是,把指甲放在手掌上,用手掌抵住指甲。如果你感觉不到你的手指,而只感觉到了指甲,那么就是它们太长了,很难保持干净。

含酒精的免洗洗手液
–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建议,如果没有肥皂和水,请使用酒精含量至少为70%的免洗洗手液。洗手后自然晾干。

对手机进行消毒
– 考虑到我们使用手机的频率,这似乎是下一个合理的优先事项。使用抗菌湿巾酒精棉签(通常含有70%酒精)清洁手机和其他物品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抗菌湿巾声称能够杀死流感病毒(H1N1)——这是一个好迹象,他们可能会同样杀死冠状病毒。擦拭完毕后,自然晾干。

注意你经常接触的其他物品,包括:

  • 电脑键盘和鼠标
  • 房屋钥匙和车钥匙
  • 可重复使用的水瓶
  • 汽车方向盘
  • 衣服口袋
  • 门把手

在与他们接触时采取适当的谨慎态度——尽可能地进行消毒。

保持免疫系统健康
你可以采取一些行动来保持健康的免疫系统:

睡眠
保证充足、高质量的睡眠。对大多数人来说,“充足”意味着7-8小时。“蜡烛两头烧”会增加患病风险,这并非巧合。2004年的一篇文献综述总结道,“睡眠不足会对免疫反应产生重大影响”并且“(睡眠)应该被视为免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4

锻炼
经常锻炼,但不要过度。这里引用2007年一项关于运动和免疫系统的研究:“适度的运动似乎能起到保护作用,而反复的剧烈运动则可能导致免疫功能紊乱。”5

维生素D

有证据表明:

  • 维生素D在免疫功能中发挥关键作用
  • 缺乏维生素D会使你更容易感染
  • 补充维生素D可以预防急性呼吸道感染
  • 虽然以上这些都与冠状病毒无明确关系,但都与一般健康的免疫功能相关

来自英国医学杂志荟萃分析(链接),包括25个随机对照试验(11,321名参与者)

摘自英国医学杂志上一篇关于维生素D和免疫系统的文章(链接

我们可以从饮食(少量)和阳光照射中获取维生素D。如果你很少晒太阳,仅从饮食中获取足够的维生素D是很难的。

什么是足够的维生素D?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建议成年人每天从各种来源摄取600iu(15微克) 维生素D。类似地,国家健康与保健研究所(NICE)建议每天补充400iu(10微克)。

约翰-坎贝尔博士有一个关于维生素D和免疫系统的很棒的视频。他引用了NICE的指南,每天补充400IU,并说他个人每天服用含有1000IU的维生素D补充剂。

在寻找补充剂时,有证据表明(链接),维生素D3提高维生素D水平的效率是D2的1.7倍。一些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认证的制造商销售的维生素D3产品包括:Life Exension – 1000iuThorne Research – 1000iuPure Encapsulations – 1000iu

综述

如果你偶然看到这篇文章,并且对N95、KN95和FFP2/FFP3口罩的区别感到困惑,希望这篇文章已经为你澄清了相关疑问。

对于可能认为本文有用的讲西班牙语的朋友,可以点击此处查看译文。

如果你有任何其他问题,请在下方留言。

进一步学习

关于作为个人你可以采取的一些预防措施(这也有利于集体),请参见约翰·坎贝尔博士的视频列表:

约翰-坎贝尔博士在YouTube上

See Post Sources Below:

  1. N95 Respirators vs Medical Masks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Among Health Care Personnel –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 Lewis J. Radonovich Jr, MD et al. – JAMA – Sept 2019
  2. Surgical Mask vs N95 Respirator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Among Health Care Workers – A Randomized Trial – Mark Loeb et al. – JAMA – Nov 2009
  3. Face Mask Use and Control of Respiratory Virus Transmission in Households – MacIntyre et al. –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Journal – Feb 2009
  4. Sick and tired: does sleep have a vital role in the immune system? – Bryant et al. (2004)
  5. Exercise and the Immune System – Brolinson (2007)
John Alexander

Posted by John Alexander

Note: Not a Medical Doctor or PhD. I'm a researcher and writer, with a focus on the subjects of health and longevity. My intent is to write about scientific research in an accessible, understandable way. If you believe something I've stated needs a reference, and I haven't done so, please let me know in the comments. Follow on: Twitter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